Home Page
postheader postheader postheader postheader postheader postheader

電影《我不是药神》背後的现实真相

 

上周上映的国产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,已被公认预定了年度最佳国产电影,没有之一。

这部电影情节丰富感人,题材尖锐深刻,然而我认为最大的意义在于,让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个群体 —— 那些因为大病而被迫作出各种“选择”的人们。

同时,电影揭露了一个残酷的事实:那些对抗癌症的人,他们以生为目标,以死为代价。

电影中,一位白血病患者婆婆问警察:

“求求你别再查了,把他供出来我们全都得等死。谁家没个病人,你能保证你一辈子不生病吗?”

这一问,让在场所有人都哑口无言。是啊,我们谁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不生病呢?

看完这部电影,我也在想,如果生病的是我,我会怎么办?

是坐以待毙乖乖等死,还是服用假药活下去?但面对大病,我们真的拥有选择吗?

关于这个问题,或许我们可以看一下,那些患上癌症、或是无法逃避死亡命运的人们,他们又是如何作出选择的。

01

身患绝症,有人死不起,有人活不起

电影中,王传君饰演了一个慢粒白血病患者 —— 吕受益。在他刚被查出患病时,妻子已经怀孕5个月了,但他胆小懦弱,天天只想着死。而当孩子生下来后小手握着他的那刻,他活下去的欲望被牵引出来,他还想看着孩子长大,还想听他叫一声“爸爸”。

 

吕受益想活下去,是因为孩子带来的希望和爱,给了他对抗病痛的勇气。很多普通人活下去是一种本能:

“自从患病,我很少出门。我感觉看到谁,都用那种可怜的眼光看我。我害怕这种眼光,我也不敢出去,不跟别人交流。我觉得,生命就是最后一搏,成功就是成功了,这是一个希望。如果放弃,那就是对自己不负责任。”

但还有不少人活下去,是因为“死不起”:

“我肺癌晚期,已经扩散全身,医生都不愿意给我看了。可我还有个闺女没婆家,还在上学。她瞒着我把我家卖了,让我看病去。我上有老,下有少,我死不起,我必须顽强地看病去,买药去。”

无论是为了自己或是家人而活下去,这都是患者的初心。然而,当遇上高昂的医疗费用时,又有多少人能够如愿呢?

02

这不是拿钱治病,是用家人的未来换命

在现实中,程勇的原型人物是陆勇。34岁那年,陆勇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,他吃了两年的正牌抗癌药格列卫(23500一盒),总共花掉了56.4万元。

为了能够供他吃药,陆勇的父亲在联系业务的路上出了车祸,经抢救无效身亡。由于是意外事故,父亲连一句遗言都没有留下。后来陆勇回忆说:“如果不是我生病,他也用不着再出去工作”。

对于生大病的普通人来讲,自己活下去就意味着要牺牲家人的未来。

在电影的后段,失去仿制药供给的吕受益痛苦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。为了延缓他的生命,家里早已积蓄耗尽,还欠下许多债。

某天夜晚他挣扎着爬起来,看了妻子和孩子一眼,嘴角挤出一丝欣慰的微笑。第二天,当人们醒来时,他的体温早已冰凉,他自杀了。

在观众听到他之前做“清创术”发出的阵阵惨叫时,大概以为他是因为承受不了痛楚才要结束生命,但我觉得不是。他只是在自己与家人的未来之间,选择了后者。

 

03

“房子还没供完,哪能花钱治病?”

有次看到一位秦先生的故事。他出身于普通家庭,父母经营一家餐馆,积蓄不多。为了结婚买房,倾尽了双方父母家底,外加借十多万,才在北京二环外买到一套70平米的二手毛坯房。

这几年,为了还钱还房贷,秦夫妇拼命赚钱,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。父母看在眼里很是心疼,想尽最大能力帮儿子减轻负担。

今年1月的时候,他爷爷一直拉肚子,当时只是单纯地觉得吃错东西。探望时,爷爷说已经好多了,秦先生也没太在意。后来,奶奶打电话说要带爷爷到医院检查,医生诊断已经癌症晚期。可是爷爷只做了几次化疗就回家了,也不怎么吃药,一直熬到3月。

在爷爷去世前10天,秦先生的爸爸也被查出胃癌晚期。所幸没有扩散,但是整个胃部都要被切除。医生非常不解,这种病肯定早有征兆,为什么会拖到切除的地步?

爸爸说,3个多月前胃就不舒服,好几次吐出小硬块,但是想到家里还要还房贷,就去药店买了点止痛药顶着。当爸爸手术后一周出院时,爷爷却被病痛折磨得闭上了眼。

丧礼过后,奶奶抹着眼泪说,爷爷知道家里为了买房吃尽苦头,反正活了大半辈子也够了,不想再给家里增加负担,拉了1个月肚子都不肯去医院,几次化疗后也是嚷着回家,谁也拗不过他。

对于患大病的人来讲,多住一天病房,就像又多偷走了一笔还房贷的钱,用家人的未来给自己输血和续命,真的是不忍心。

04

“如果我必须死,我希望身边的人好好活”

看完《药神》,不禁让我想起几年前的另一部电影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。前者是基于现实故事改编而来,后者也同样取材于真实人物 —— 她就是漫画家熊顿。

2012年2月25日,王菲在熊顿的微博里祝她好梦,这是很多人第一次知道熊顿。

一个曾经和熊顿工作过的编辑说,自始至终,熊顿从来没有给过她悲伤。很多时候,熊顿可能刚化疗完,还在难受着,但你绝对不会从她的语气中感觉到。

“熊,给我份分层的文件吧,排版需要移动一下这边的图。”“哦!好的!稍等啊!”“熊,这句话在出版的时候可能会被审查掉,我们这边给改成这样你看行么?”“哈哈!懂的,没问题~”

也许身边没有经历过大病的人不知道,化疗的痛苦程度比你想象中辛苦一百倍。因为化疗的药物对血管的刺激性很大,因此要从外周静脉(比如胳膊)埋入一根长长的导管(picc管)直到身体里的深静脉(心脏附近)。在化疗的过程中,每吸一口气都会呕吐不止,胸腔里都像有只大手在肆无忌惮地翻搅。

但熊顿却是那么的乐观,乐观到让你觉得,她好像并没有得什么要命的大病。

最难忘的一幕是电影中,熊顿和母亲相拥在病床上,做最后一次告别:“我知道你很难,我也很难,对不起妈妈”。她摸着母亲的嘴唇,像个调皮的孩子问道:

“你想不想知道我银行卡的密码?”“我不想知道。”“你生日呗。”

可能我们都难以理解为什么努力到了最后她还需要跟妈妈道歉,或许在她心中,得大病没得选,病情恶化没得选,但可以选择不让人担心 —— 而这次告别,“对不起,只能让你担心了。”

05

真正的悲剧不在善恶之间,而在两难之间

有句话说得很好,病人和健康人,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样的。

患有大病的人能看到更多的“选择”,但在外人看来那些都是暗淡晦涩的出路。

11年前,一个北京内燃总厂的下岗工人,靠与妻子打零工过生活,两人加起来的每月固定收入只有1700块钱。不幸的是,妻子被确诊患上尿毒症,每周需要血液透析两次,每次420元,加上吃药,每个月至少医疗费5000元。

由于妻子没有北京户口,无法入保报销,他只得拉黑车,东拼西凑地筹钱;然而在高额的医疗费用面前,一切的努力都不过是个零头。

为了给妻子治病,他铤而走险,偷了医院的收费刻章,前后共伪造了49次共计17万元的收费单据。然而这一切终有被发现的一天,他被警察逮捕,锒铛入狱。

网络媒体披露了他偷刻章伪造单据背后的心酸经历,引发了群众的关注。他因此收到了数十万的捐款,还清了医院的欠账,最终被“判三缓四”。他就是刻章救妻案的当事人:廖丹。

大家把他的故事赞颂成“凄美的北京爱情故事”,然而他的回答却让人唏嘘不已:“这只是一个关于活着的故事。要么守法放弃妻子的生命,要么违法让妻子多活几天,生活并没有给我别的选择。”

有钱的时候,尚可用钱来换命;没钱的时候,只能用命来换命。

写在最后:

有人说,把一个人逼到生命的低谷里,然后再去考验他的人性,会产生最大的悲剧。然而现实中很多例子却让我们看到,偏偏在最大的苦难里,体现出人性最大的退让。

有人因为不想拖累家人而选择放弃,有人因为不想让他人伤心而忍痛嬉笑,有人因为想让家人活下去而不惜冒险,甚至赌上自己的自由。

所以生病既苦了自己,也苦了身邊的人,然而在中國窮人生病是一件悲哀的事情,這意味著失去生存的權利,一天一天接近死亡。美國有著先進的醫療技術和設備,良好的療養環境,最重要是有著完善的保險制度,讓有病的人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療和對待(尤其是窮人,費用基本由政府覆蓋)。然而某些情況下,已有病患者也能夠買得到保險,這無疑為他們省下一大筆醫療費用,否則將來即使把病治好了,也要背負巨額的醫療費用(政府是會過後向你追討的)。所以為自己為家人,都應該購買一份“安心醫保”!保障你我!

曾在一篇文章中看到一句话,希望我们有朝一日能实现“生病自由”,这个自由可能比住房自由、教育自由更加迫切。

正如程勇在片尾说的,今后都会越来越好吧,希望这一天早点来。

(出处:https://zhuanlan.zhihu.com/p/39459759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安心医保,电话:212-484-9888 或在http://212-4849888.com/index.php/contact-us/留言,我们将及时处理,谢谢。)

或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微信,谢谢!



Share
   

HOME PAGE ABOUT US GET A QUOTE REFER A FRIEND CONTACT US

110 Wall Street 3rd Floor | Manhattan, NY 10005 | 212.484.9888

Logo
Powered by Insurance Website Builder
Facebook RSS